精分博主在线发牌
随缘点图 画博 私信唠嗑必回

【亮统亮】宇宙阔少庞统和保洁小妹诸葛佩奇(中)

双o亮统亮,有瑜乔,有策乔。
本章大概是过渡章。

【四】
  苏霍林姆斯基他老人家曾经说过,月落乌啼霜满天,江州司马青衫湿,黑发不知勤学早,迟早自挂东南枝。

  多他娘的富有成熟教育家的责任感。

  墨子老师年轻的时候只在稷下学院里待了一年就从实习老师转正成这所辣鸡学校的教导主任,不是没有原因的。

  第一就是能唠叨,第二就是墨子老师身为一个强控,他的唠叨你不得不听,你就算是李白韩信公孙离之流,被墨子老师慈爱的机械笑声骗进办公室之后,不打你不骂你,马上一个大把你安排在原地。

  去过一次的韩信回来之后面如死灰的瘫在寝室里和患难兄弟刘老三说,那种感觉差不多就是如同被剥光衣服扔进了新日暮里,你热爱摔跤也得摔,不热爱摔跤让一群光膀大汉凝视着你逼你自愿去摔。

  墨子主任曾经无数次苦口婆心的把走上歧途的祖国花朵硬生生掰直——洗脑手段堪称传xiao界一霸,东皇太一老师年轻的时候在这里上学,跟现在的暗黑仙气风不同,当年和后羿老师经常学校后门约架,被墨子主任叫去谈话两个小时之后,直到现在有时候走路还像像素贪吃蛇,拐弯都要硬生生把尾巴拗成直角。
  
  所以诸葛亮翻着白眼被墨子主任热情的哲♂学之大招按在原地,并被持续的机械音效魔音灌耳折磨两个小时后。

  别说墨子主任是让他去无条件帮扶学习落后的同学了,帮扶完了顺便表演一个原地去世都是可以的。

  ……要知道他当年去给孤身一人去曹操麾下打工都没有感受到这么恐怖的压力。

  诸葛亮不堪重负瘫在学生会办公室十分钟之后,决定马上去敲庞统教室的门。

  开门之后发现大乔老师坐在讲台上打瞌睡——预言课没多少人认真上这是真的,黑板前有一诡异且面生的魁梧男子在抱着一本讲义认认真真往黑板上抄,大乔的灯笼飞来飞去给他递黑板擦纸巾和水杯,他粉笔字倒是写的还挺好看的,看见诸葛亮进来之后,魁梧男子尴尬的笑了笑摸摸后脑勺,诸葛亮无视这种明目张胆的撒狗粮行为,示意他继续。

 看着大乔老师妆都没卸干净的脸和若隐若现的黑眼圈,诸葛亮想了半天还是没去叫醒她,底下一群叽叽喳喳的法师三年级生看到是他来了,聊天的声音才稍微小了些。

  作为智商上不封顶,在满地鬼才的稷下学院法师系里能拔头筹的小天才,智商太低会传染这句话就像人被杀就会死一样令他深信不疑,魔法这种东西就像血脉或者空气,比起某些非人类的神奇生物——妲己梦奇女娲,本质是人依靠智慧钻研奥秘获取魔法的他自己或者周瑜貂蝉,就要付出比非人类更多的努力。这时"天资"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比如张良的言灵——恐怖的法术天赋让他直接跨越了钻研学习这一阶段,自创的施法方式让这厮从此之后只在稷下挂名,真人早就神隐去为某个势力服务了。

  正如说物理系的某位老铁"弱"是可能直接大打出手的最大挑衅,法术系的学生不讨厌被说"懒",而讨厌被说"蠢"。

  但是你们这么干他妈好像过分了吧。

  诸葛亮皱眉,全班同学坐成了个圈,大家脸集体冲着打瞌睡的大乔老师,干啥的都有,气氛热热闹闹,圈中间是奋笔疾书抄笔记的庞统自己。

  偶尔还有个纸团飞出来降落在他头上,衬托着面无表情的庞统那叫一个孤单寂寥楚楚可怜。

  联想在墨子主任办公室里看到的庞统全面飙红的成绩单和交上来的工工整整的作业,想想自己又鸽了的作业和喜闻乐见的第一名,诸葛亮捂脸。

  魔法不是这么学的啊。

  ……我上学之前买的几本笔记本好像现在还在寝室里给周瑜盖泡面呢孩子。

  【五】

  如果说后来的江东铁血Alpha都督的学生时代最讨厌的人是谁,诸葛亮说自己排第二没人敢说自己能排第一。

  "他和某庞姓先生在一起的双o恋在我看起来更多的像是一种必然。"后期面对八卦娱记记者的采访,周瑜手上依旧不停的在一摞表格上盖章子——他上学的时候就有这个习惯了,不耐烦却还得职业假笑的时候他手上必须做点什么规律且不需要思考的事情,要不他实在克制不住手痒想打人——当时主要是殴打诸葛亮的冲动,以前是咬手指,后来被小乔硬生生的打过来,于是就改成盖章了。

  "据说他和您上学时期亲密无间甚至住在一个寝室里,请问您对他有过想法吗?"

  "诸葛先生在我看来才是目前应该被各位omega所效仿的典范,他本人的强大实力与深不可测的智慧都是他个人魅力的一部分,这样的他我不觉得必须要服从性别原因而雌伏于Alpha之下,不过,服从与不服从,也都是他个人的选择。"

  潜台词就是他怎么搞关我屁事。

  他当年在寝室里发情都是直接咬着床栏杆拿绝对会吓哭小朋友那么粗的针管给自己打抑制剂的好吗,亲密无间又是什么混账传言??拦着小乔没挖个坑把他头朝下埋在里面憋死就是亲密无间了?

  "那您为什么娶了性别beta的尊夫人为妻子呢?当年家里有omega性别的小姐的大家族向您提亲的似乎也不少,您是否受到了当年诸葛先生的影响?"

  周瑜咳嗽了一声。

  "这是我与她的私人问题,民间都清楚,我们是两情相悦,与别人无关,也与性别无关。"

  "您对庞先生有什么了解吗?我们的读者很好奇,他是否是一位讨得诸葛先生怜爱的传统柔弱型omega?"

  有,著名的要你命3000,你这样的他能打二十个。

  周瑜默默腹诽,"庞先生的身份这涉及蜀汉阵营的机密,我并不清楚,因此也恕我不能透露,他的私人情况您应该去采访那位诸葛先生,并以他所说为准。"

  "民间对于稀有的双o恋态度迥异——支持和不支持的人都很多,请问您怎么看?"

  "我觉得怎么看这个问题您应该去问大唐都城里那位叫做元芳的群众。"周瑜微笑,"他自从在那位大唐治安官手下工作超过两年之后可能回答了无数以怎么看为结尾的送命题,您的这个小问题何足挂齿,他一定可以轻松替您解答。"

  突然熄灯了。

  某八卦娱记杂志记者惊悚回头,看见关上了房间门的小乔。

  小乔歪头,表情无比无辜。

  "谁把您放进来的?"

  少女清脆的嗓音响起。

  周瑜把披着的外套放在办公桌上。

  我们到场比较晚,现场就留下了这盘烧焦了外壳的录像带。

【六】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他柔弱的像朵白莲花。"诸葛亮一脸深沉。

  庞淑芬说您快闭嘴吧被他揍了一个遍来泄愤的物理系听你这么说怕是要杀人了。诸葛亮一笑,喝完了那罐柠檬茶的最后一口,"揍人的是你,关士元什么事儿?"

  "行行行,是我。"庞淑芬翻白眼。

  你们omega都是大猪蹄子。机械Alpha庞淑芬委委屈屈的想。

  庞统初期的学校生活可谓无比艰难,他可以过目不忘大段大段魔法书上晦涩的词句,也可以毫不费力的理解远古奥秘的原理与因果,但是他就是没办法让自己变的和在普通学校上学的普通高中生有任何不一样——这导致了这种上课时最认真,然而实践考试全都打零分的尴尬局面。

  诸葛亮不是没想过办法,虽然他当时没对庞统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他怕再被墨子逮去办公室洗脑。

  这问题几乎无解,相当于问所有普通人类"你是怎么学会呼吸的?请说出步骤方法和详细指导建议。"一样无解。

  他和周瑜互怼的时候某天突然想起来了这件事,他很认真的问周瑜你最开始是怎么从普通人变成现在这样的?周瑜把身后偷偷伸出来的那把粉红色大扇子按回去,满脸冷漠看着他,"你自己心里一点都没数吗??"

  "……你理解错了。"诸葛亮叹了口气,"你我原本也都应该是普通人,你的能力是怎么开始被你自己发现的?"

  周瑜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你最近又在琢磨什么诡异的东西?"

  诸葛亮望天。

  并且深切的开始思考他给周瑜到底是留了多么深切的心理阴影。

  周瑜摆手示意让他快滚,手上啪啪盖章子的速度又提高了,并第二次把背后偷偷伸出来的扇子柄按了回去。

  诸葛亮想到的第二个方法是找庞统谈话。

  当然不是谈心这么墨子主任的方法,诸葛亮当时私心认为笨和态度问题最大的区别就是后者不用救前者救不了,他甚至很认真的为庞统填好了转系的单子,找了物理系的李白来带他。

  李白当时大概一听情况之后拍着胸脯说会长有事我李白当然帮,诸葛亮微微一笑说那感情好,随后放下了月黑风高的夜里李白偷运进来的那一箱子可疑成分的酒。

  诸葛亮当时自以为解决了这个问题而心情愉悦,李白是轻型冷兵器专业的佼佼者——让他来带庞统再好不过。不像修习枪炮类的孙尚香亦或是对自身体术要求更高的高长恭,等到他练出头了估计也被这类专业里的一波暴力狂打死了……

  法师们的脑回路大部分都很清奇,比如情商奇低的张良和双商奇高的周瑜,或者不管对面是十个还是二十个一言不合撸袖子就上的东皇老师,又或者每天沉迷钻研生化武器的扁鹊,清奇如诸葛亮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想法哪里有问题,毕竟大家普遍都认为像妲己老师这种不怎么聪明又反射弧奇长无比的才万里挑一。

  ……以上不要当面说,否则可能三四天妲己老师反应过来之后,遭到来自社会狐狸的毒打。

  既然怎么都推不开魔法的门,像物理班那群四肢发达的非人类一样直接贴脸糊不就行了?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6)

© Uncle無_琼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