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博主在线发牌
随缘点图 画博 私信唠嗑必回

【扒皮系列】带孩子之不完全手册(三)

本章兰哥儿视角。
上章见评论里的链接。

大家好,我还是兰陵王。

  我当时其实真没走远,就开了个大原地拿着花生瓜子巧克力席地而坐,看着花木兰把他当沙包打,我听见我徒弟一边忙着捂脸捂肚子一边嚎你不怕我师父杀回来么的时候,我知道这熊孩子内心一定是恨不得把我除之而后快的,就他那个脑子我觉得百分之一万体会不到我的良苦用心。不过没关系,我又不是为了让他记我的这个好才收留他的。

  不能说我收他的时候一点私心都没有,我像我徒弟这么小的时候那叫一个苦大仇深,我就不跟你们说我经历了啥了,可是我徒弟跟我不一样,他并不无依无靠——爹妈死的时候他还不怎么记事儿,他存于人世的还有个拿他当宝儿的亲哥,这孩子也一天天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我要是哪天一闭眼撒手人寰,也得有一群好人儿能照顾点他。

  不知道这个百里守约到底是不是我徒弟他亲哥——据我所知人和狼属魔种混血非常少见,我和我徒弟跑了这么多年江湖,四处打听到底有没有人家丢过狼崽子弟弟,也没碰上一个。

  ……不过。

  我真的怀疑花木兰是不是以打我徒儿如同打我的心情来解恨的,我他妈清楚的看见我平日里在整个沙漠里横着走的徒弟被打的嗷嗷叫唤加口吐白沫,想想我这逆徒日后可能被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生活……不行我笑的太厉害了没办法继续讲故事了。

  之后我就看着我徒弟收拾收拾跟着花木兰走了,这小子德行我懂,他的文化水准仅限于能识字和能看懂大部分文章,除此之外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想征服他只能用拳头,把他打服才有能让他听你说话的可能,靠讲道理威逼利诱打嘴炮?我教育他都得靠殴打,别人算老几?

  我在原地坐了会儿,看着花木兰慢悠悠的领着他走了,我徒弟龇牙咧嘴半天才把自己掉下来的右手关节接上,夕阳把他俩远去的背影拉的老长。

  我居然看的有点伤感,直到我徒弟背对着我——方向都分毫不差,竖起了一个标准的中指。

  ……这小崽子真是长本事了。

    我不认识他哥,在我徒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事儿就提两句还要假装不经意的频率之下,我配合他表演了这么多年,大概模模糊糊的心中有个大概的印象,他哥可能真的是传说中手持大宝剑脚踩七彩祥云身披金甲战衣的一条好狼。

  花木兰之前也信誓旦旦和我担保过,说他哥想他都快想疯了,而且据说他哥是他们长城守卫军里,目前唯一上战场扛的起狙击枪下厨房拿的起菜刀的人才,他哥碗里有一口,就饿不着他。

  我后来回去看过一次我徒弟,他们的排班表我事先背的比我徒弟都熟,我去的时候徒弟吭哧吭哧坐在城墙角上磨刀,还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就是孽畜你到底一天要打多少架??为什么这块长城砖都比别的磨低了一半???

  花木兰我到底给你送了个徒弟还是拉磨的活驴??

  我开了隐匿站在他不远处,过了会儿我就看见这混小子的耳朵抖了抖对准了我所在的方向,随即不磨了,嘎吱嘎吱的噪音一停,我徒弟纵身一跃从城楼子上翻了下去,然后我听见背后窗户开了的声音,一道黑影跟着就嗖的窜了出去。

  …不过好像动作速度之类都比我徒弟逊色了不少。

  这闹的又是哪一出?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我徒弟成功几圈就借着夜色和地形绕丢了后面跟着的影子,才跟着一起到了墙根底下。

  后来寻根究底——啊不对,秋后算总账的时候,百里守约——我徒弟他哥,面红耳赤试图抄起他的那把40米大狙给我来个对穿,被我徒弟一把按回被窝,并用看似乖巧实则我看出他已经磨枪霍霍向他哥的汹涌冲动,干脆而力道十足的挥手说师父再见。

  ……他娘的年轻人就是体力好啊。

   一切原因都因为我怎么就这么手贱十几年前捡了他,第二原因就是我怎么那天晚上这么腿贱跟着就下去了,我宁愿让当时正在我背后盯梢的他哥真的给我来个对穿,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几分钟后我就要迎来三观炸裂这么残酷的折磨。

  "师父。"我徒弟在夜晚的明亮星光下,蹲在地上夹着尾巴,看着他那个表情我就知道这小崽子绝对是又给我找事儿了,这死孩子被沙匪马贼擦破块皮都会想方设法的报复回来,我瞒着他和花木兰一起搞事这次自知理亏,咳嗽了两声说你又想搞事?你不是现在找到你哥了吗,你俩现在怎么样?

我徒弟看着我欲言又止,随后说出了让我恨不得自戳双目的一句话。

"师父。"

  "我想跟他困觉。"

我脑子嗡的一声当机。

   当时我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我真想从地上捡块板砖就冲上城门楼子跟花木兰还有那个叫百里守约的拼命,我这才离开我徒弟几个月就这么让你带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年种树十分钟砍树??后来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这时候还护什么犊子?那可是你亲哥,十多年不见了你居然就想着睡他?我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个玩意儿来???

……不对这信息量太大了点也。

我到底应该打死这个孽畜还是打死这个孽畜他哥??还是干脆做掉他们俩?

这句话在我心头蜿蜒曲折九转十八弯憋了好几个来回,我硬生生的把蠢蠢欲动的麒麟臂按回去,小孩子搞事我们做老师的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要以说服教育为主友善感化为辅:"…你说你想睡……百里守约??你先告诉我,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你要报复他??"

这是我唯一目前能接受的理由了,虽然刚说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不信……但是我徒弟的那个脑回路那不是一般人能想明白的,更何况最近让花木兰家暴的那一次,我严重怀疑他岌岌可危的智商就在那个时候可能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摧残。

如果这个时候我徒弟说个是字,我马上把那姓百里的拖下来就地正法。

"…师父您偶像剧看的太少了,怪不得现在还没给我找到师娘。"我徒弟语气十分诚恳,"还有其实近身了我哥打不过我。"

我:……

  "但是好像又有点怪怪的……"这智障蹲在地上挠头,"我本来觉得这个问题可以问您…但是现在感觉师父也不一定懂…"

  我:…

  我真想一把把他扔回十几年前那个召唤阵里。

  忘了说了,这厮过去的十几年里别提想搞骨科这么高级的操作了,我甚至有时候怀疑他脑子里并没有男女的区别,对亲情这种在记忆里很模糊的东西也差不多无动于衷,这个锅我觉得应该我背,我懒得领他出去领略亲情友情爱情还有别的什么什么情,但是我不觉得我坑了他,干我们这行的最不需要的就是人性和感情,要不就算你能每次都全身而退,也会被内疚感负罪感纠缠的痛苦不堪。

  "我觉得你怕是把兄弟情搞成了别的感情。"我顺手过去挠了挠他的耳朵,"你们毕竟才刚见面,百里守约如果察觉到了而疏远你怎么办?"

  我徒弟张嘴刚想说什么,我就听到了一声非常清晰的上膛声,城门楼上有个人影踩着城墙刷的就跳了下来,跳下来的时候微微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得亏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解除过隐匿,不然这可就说不清楚了,而且这黑灯瞎火的再加上他哥万一手上长了个痔疮青春痘火疖子,一激动走个火,把花木兰也吵起来可能我就真的没办法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我借着天光打量了几眼这人,面相和我徒弟五分酷似,气息虽然在刚才的狂奔里凌乱不稳,端枪的时候那双手却抖都不抖一下。

  "玄策,出来。"

  ……这小子的听力和感知能力远在我徒弟之上。

   我从意识到他出现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动和发出声音,百里守约从端枪开始连调整位置都没有,精确对准了在他的视野里看不见的我的眉心。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76)

© Uncle無_琼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