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博主在线发牌
随缘点图 画博 私信唠嗑必回

【也青】处对象真难(上)

朴实术士雇佣兵痴情也×迷茫期的千年老狐狸青。

  清楚我文风的都知道我欧欧洗十分严重了,除了邪魅一笑和娇羞一嘤以外我啥都写的出来。
  严重虐身注意,he注意,老青迷迷糊糊没心没肺注意,老王揍人挨揍人民劳模注意,之前都狱井了,雷了不要继续看。

  王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咳嗽了两声,左手伸进嘴里,掏出一直黏在嗓子眼儿的那块试图阻塞他此刻狂野的呼吸幅度的血块。

  这动作让对面七八个围殴他的人吃了一惊,毕竟这厮刚刚才被火力全开的一位能变身的哥们儿倒拎着脚脖子,砰的甩在了墙上。几个人亲眼看着砖头都被砸碎了崩飞了出来,这人歪歪扭扭的站姿也证实了他断了不止一根骨头,喷了几口血,嘎嘣嘎嘣的做出几个并不连贯的诡异动作自己掰正了关节和错位的骨头,王也一边忙着把自己的右手腕掰回来,一边开腔了:

  "我说……我不多问,也就三个问题,你们还是准备在这儿和我死磕?"

  这人他妈有病吧。

  盯着王也此时伤痕累累的上半身和两腿,这一架打了将近半个小时,他们人都换了两波,这人像个沙包站在原地任打,除非伤到要害否则几乎不还手,打到十分钟的时候领头的退下来吃盒饭加裹伤,嚼着萝卜丝看着夕阳下手无寸铁屹立不倒的王也,气场强大的仿佛此时给他把机枪他就是兰博给他袋针他就是容嬷嬷。领头的叹口气,挥挥手把旁边人都撤了,说你丫有什么问题赶紧问,一脸的触霉头像。

  王也把掰好的右手举起来指着大后面的一个人——靠在贵妃榻上,隔八百米远也能看见他脸上那副续写另类帝王篇一样欠揍的标准眯眯眼微笑,"第一个问题,他是谁?"

  "不知道,他从来都不说本名。"

  "你们是怎么制服他的?"

  "不是制服是收留。"领头男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你这么执着又这么突然,莫非你怀疑这人之前睡了你老婆?这你大可放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除了会下棋会弹琴还会写字以外,别说怎么玩女人,他开始的时候连买东西要付钱都不知道。"

  "……收留??"

  "具体过程你书店买本安徒生看看就行了,具体我拒绝跟你这个傻【哔——】多说一句话。"

  王也心说信你们这群孙子就出鬼了,打死也脑补不到这混蛋满大街光着脚踩着雪一边摇尾巴一边卖火柴,他不大发淫威压迫别人给他卖火柴就不错了,
  
  他眼神儿贼好,隔着一两百米他都能看着那大狐狸白皙的手指慢悠悠的在琴弦上划拉,白色的狐狸耳朵懒洋洋的耷拉着,身上一身明显大了不止一号的中式长袍,两腿翘在个红底儿锦缎的脚凳上,七条尾巴五条放在自己腿上,还有两条是旁边的扒葡萄小妹拿着小梳子给梳尾巴毛儿,这他妈绝对是土皇帝才能过上的日子。

  ……如果忽略扒葡萄小妹手里半小时之前手里那把明晃晃的杀猪刀,碰巧还架在诸葛青的脖子上,还有清晰而响亮的两把枪的上膛声,他只要还手幅度稍微一大,那把雪亮的刀刃就威胁的在那狐狸漂亮的脸蛋上来回的比划。

  他看着那个腿和他腰差不多粗的壮汉用膝盖径直夹上他的脖子还死撑住了没还手的时候,心里想的最多的是小姑娘你快动手,快他妈往这死狐狸脸上刻个贱字,让他清醒过来都没法见人。

  ………但是他没有。

  他暗暗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被揍的都丧失了原本的反应速度才没办法还手的,然后狠狠踹飞了刚才贡献了兄贵一夹的壮汉。

  他被人揍了半个多小时,血吐了七八口,要不是重生速度快外加这群人的实力确实不够看,他早就被人剁碎了包饺子吃了。

  "最后一个问题,包括你们所有人在内。"王也说话声轻的很,他在试图把扭曲了的脖子装回来,手指在气管声带附近的诡异运作搞的他说话带着一股跑风漏气的嘶嘶声,"对他,你们做了什么?"

  如果是之前那个什么,类似摧毁智商洗掉灵魂和记忆的手法——他没打算问出来,也没打算慢慢推敲,让他发现哪怕一点这种手段被施加在诸葛青身上的端倪,这群人都得死,包括他们的上司,有一点点关系的,一个也甭想见到今天晚上的月亮。

  "哎我说你这人——"领头的啪的摔了筷子,"你是家属还是仇家??你事儿咋那么多?说了收留收留,捡到他的时候这狐狸就是个智障,除了刚开始审审他是不是奸细以外,别的还能怎么样?"

  "我要带走他。"王也终于咔的把自己的脖子拧了回来,那一记膝锁喉他挨的太实在了,不过……就是他妈说话怎么还是漏气呢???

  "那你得看看傻子自己愿不愿意跟你走,我们不傻,万一这狐精恢复了自我意识,你自己又万一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日后他恢复记忆了万一掐上门来,您抗揍,我们这儿有几个可是普通人。"

  说罢努努嘴,叫王也滚过去认亲,顺手把这人脖子上插着的明晃晃的半截刀刃儿薅了下来。

  "不心疼?"小姑娘用手指在他大腿上写着字。

  "我不认识他,随你们便。"诸葛青写回来,嘴角笑意盈盈。

  王也走的近了,那大狐狸眼皮都不抬的扭过头去,他一身灰裹着血,和干干净净身上还熏了檀香的诸葛青形成无比鲜明的对比——走的再近了,那狐狸耳朵耸了起来,把大长腿抬起来拿粉色的肉垫对着他。

  简明扼要的警告,再近就肉垫糊脸了奥。

  走的这么近了王也都没有感受到曾经这狐狸身上无时无刻都在萦绕的旺盛灵力气息,更别提保持全人形,现在这个半人半妖的状态他能维持一天不现原形就已经不错了。

  "跟我回去。"

  肉爪子踹到他大腿上噗噗两声,倒是不疼,肉垫儿突然挨上来伤口刚长上的嫩肉,撩的人心里泛着痒。

  王也无奈退出这混蛋狐狸大长腿的攻击范围,"别闹了成不成?祖宗,跟我回去,你现在这德行也需要有人帮你解决。"

  “我不认识你。”诸葛青摇了摇头,眼睛闭的格外紧实,“你好脏。”

  ………

  好道不和狐斗,冷静。

  还有,白狐到底是不是我国的保护动物来着,皮值钱还是不值钱?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71)

© Uncle無_琼麟 | Powered by LOFTER